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医务风采 >

独树一帜、勇于探索(系列二)—— 记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高压氧科特需专家张陆弟教授

日期:2020-04-21 来源: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

  ☞独树一帜、勇于探索(系列一)—— 记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高压氧科特需专家张陆弟教授

  (点击图片或文字查看)

  应邀参加全国性会议


  ▲ 年轻的张陆弟做《乙醇治疗急性减压病》报告

  之后,张陆弟和康助手就以这三篇调查报告参加了全国会议。当然能参加全国会议也不容易。几经周折,经院长同意和张陆弟的不懈努力,会务组终于邀请他们参加会议,他们带上报告和论证材料欣然赴会。

  会上张陆弟讲完了三篇论文以后,有一个海研所的著名教授从后面跑过来,在张陆弟的右肩上,狠狠地击了一拳,说:“小张,怎么搞的?这个课题给你拿去了?”张陆弟回过头来问,“王教授,你是什么意思?”王教授说,“这个课题我搞了八年了。消泡剂治疗减压病,我在海军总医院搞了六年,以后我调到海军医学研究所,又搞了两年多,还是没有搞出来,结果这个课题给你拿去了。”

  张问,“王教授,你用的是什么消泡剂?”

  王教授回答,“用的是硅油。”

  张说,“王教授啊,硅油是消泡剂,但不能溶解在水中,不能和血液中的气泡相结合。你最起码要把硅油制成乳化剂。简单地说,把脂肪制成牛奶,那么牛奶里的油可以溶化到水中。”

  王教授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说,“怎么八年了!我就没有想到啊!”

  后来有人提问,喝多少酒才能让血管内外气泡减少到最低限度,最终有效治疗急性减压病?

  张陆弟回答说,“我们已经有一篇论文,乙醇治疗急性减压病的适宜剂量探讨,已经写好了。”

  又有教授问,那么乙醇治疗减压病的原理是什么?

  张陆弟又回答说,“我们另外一篇文章《乙醇治疗急性减压病的机制探讨》已经写好准备寄给杂志社了。”

  会后回到医院,到周一上午,开科务会的时候,多人要张汇报会议情况,追问张陆弟,在会上你讲了什么?人家问了什么问题?你是怎么回答的?

  张陆弟一看这架势很坦然面对,因为他胸有成竹,对答如流。

  第二天张陆弟就与他的助手小康医生说,“小康,现在科里的人在李主任的授意下,很多人反对我们俩搞这个课题研究,不要怕。就是全都反对我们,也不要怕。因为这不是为了我们自己,是为了科学,为了人民的利益而搞课题!我们现在手中课题就是到我们退休的时候,还做不完二分之一,所以我们把所有的时间都应该花在课题上。让别人去说吧,走自己的路,这才是最重要的。”

  坚韧不拔 勇于探索

  又过了个把月,薛主任到某著名大学去讲课,把张陆弟带去了。讲完课后,薛主任说:“陆弟我们去看看李教授,上次我把你的鉴定材料已经给了他了。”

  到了李教授的办公室,薛主任说:“李教授,我们小张来向您请教请教。”

  李教授寒暄了几句,他们刚坐下就毫不客气地质问张陆弟:“乙醇要引起溶血的,你懂吗?”

  张陆弟没有吭声。

  薛主任接过话茬说,“小张的文章上写清楚了,乙醇可以抗凝血。”

  吃饭时,薛主任又问张陆弟,李教授讲静脉滴注乙醇溶液会引起溶血的,你怎么解释?”

  张陆弟说:“当时我不需要给李教授解释,到成果鉴定时,他问这个问题,我就一定会给他解释得很清楚的。”

  薛主任说:“那你现在给我解释一下。”

  张陆弟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因为缺乏葡萄糖,所以,1. 在战场上军医用乙醇代替葡萄糖给伤病员输液;2. 1949~ 1951年期间,新中国没有青霉素,我们杨浦区中心医院的大内科主任钱益昌,就是用乙醇来代替青霉素治疗大叶性肺炎,疗效很好!而且钱主任陪我到医院病史室,找到了30多分乙醇治愈大叶性肺炎的病史;3. 美国药典标明乙醇溶液可以静脉滴注;4. 英国药典标明乙醇溶液可以静脉滴注;5. 中国药典标明乙醇溶液可以静脉滴注;6. 我们医院药房主任,他说:我编的药物手册上写明乙醇是可以静脉滴注的;7. 我和小康医生身上都先后滴过含10%的乙醇生理盐水500毫升,滴注前后都测了血常规等相关检查,前后都没有明显的变化。主任!到鉴定時李教授再提这个问题,我就这样回答他,可以吗?”

  薛主任说,“可以可以!”

  科技成果鉴定会

  几天后,张陆弟和康建飞两人,把要鉴定的材料送到李教授的办公室。请他到时参加成果鉴定。

  拿到材料时,李教授开门见山就问:“你们乙醇治疗后,血管内30微米以下的气泡还有吗?”

  康回答说,按理论来说,应该是没有了。

  李教授又问:“科学不是以理论为基础的,科学是以实践为基础的,有多少实践,讲多少话!”张陆弟说,“对对对,李教授讲得对,科学是以实践为基础的。”(但张陆弟心里在想,科学是以理论为指导的。)

  紧接着,张陆弟问李教授,“现在可以测定30微米以下气泡的仪器有吗?贵方有没有这样的仪器,有的话,我们做实验,李教授让助手给我们测定,成果对开,大家分享......”

  张陆弟心里很清楚,当时世界上还没有可以测定30微米以下气泡的仪器。

  李教授果然回答说,他们学校没有这样的仪器。

  张心里想,说实话,加压治疗急性减压病后,血管里的残留气泡远大于30微米,你李教授怎么不提这个加压治疗呢?否则,加压治疗后怎么还有5%的潜水员还会有急性减压病症状体征呢?

  ━ ━ ━ ━ ━

  召开正式成果鉴定会的那天,薛主任先给张陆弟讲好,成果鉴定時专家教授们提问题,你不要回答。张问,装着不懂,为什么?如果不回答等同于答不上问题,这样不是说明我们不懂、成果有问题吗?薛主任说:“不是这样的,人家搞了几十年,没有搞出来,你总要给人家专家教授们一点面子吗。”

  鉴定会上,李教授提出了关于乙醇能否静滴的问题,张陆弟“装哑巴”没有回答。

  紧接着又有专家提出,为什么兔子得了急性减压病后先要给兔静脉注射10毫升生理盐水?

  张陆弟还是按约定没有回答。

  这時,鉴定会主持人忍不住说话了,“陆弟,你能否回答一下李教授的问题?”

  此时,张陆弟顾不上事先不回答的约定,欣然回答起问题来。他从减压病的基础到动物实验的规定及兔子一次静脉注射的最大允许量......讲得一清二楚。最后张陆弟胸有成竹,理直气壮地说,我这个鉴定材料中有150多个数据,李教授可以对每个数据提问。

  随后某三甲医院神经内科俞主任悄悄地坐到张陆弟身边,轻声地问,“小张,你说让潜水员喝2 ~3两的高度酒,这会不会对肝脏有损伤?”

  张陆弟回答说,“我看过50年代前苏联专家巴扎列耶夫编的《工业毒理学》,乙醇在血液中的半衰期是45分钟,那么含10%乙醇的生理盐水500毫升进入血液后经3小时后理论上基本上都被分解了,变成能量和水了!近年,我们国家也编了《工业毒理学》,”张陆弟随手把该书递给俞主任,说,“我们平时参加婚宴或庆典宴席時,不少人也能喝2 ~3两白酒;为了治急性减压病,这个问题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人的一生不会多次地去治这个病!”

  ━ ━ ━ ━ ━

  那次鉴定会就很顺利地全票通过,而且评价很高。

  那次鉴定会共有七名专家教授主审评判,如此高的评价,却没有获奖,理由何在?

  张陆弟到卫生局科研处找到了当时在场的朱处长,问:“我们的课题是打破了世界100年的潜水医学史关于治疗急性减压病传统疗法,为什么不能得奖?”

  朱处长含糊其辞地说:“没有办法,本身得奖率只有30% ,你再等等吧......”

  张无言地离开了.......

  硕果累累 蜚声海内外

  虽然《乙醇治疗急性减压病的研究》没有在当时的上海鉴定会后得奖,但香港《亚洲医药》期刊于1992年采访了张陆弟,还为他写了专题文章刊登两页整,题目是——《减压病经典治疗方法百年来的首次突破》。(如下图)


  同时,德国轻潜科学联盟主任给张陆弟一封信中说,“最近我在德国发表了一遍文章,我同时将德文版,英文版都寄给你,请你也给我寄些有关这方面的资料。”

  张陆弟打开他的文章看,题目是:《来自中国的治疗潜水病的独特疗法》,在文题傍边画了一个酒杯和一串葡萄,张看了一下内容,开题是,最近中国上海张陆弟潜水病工作组,在美国《海下高气压医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乙醇治疗减压病的研究》医学论文。

  以后张陆弟不断收到世界各国专家来信索取文章的信函,有美国哈佛大学水下医学研究所的;有以色列湖泊研究所的,还有80多家医院请他去工作的,有2小时工作制,半天工作制,全天工作制,云云;薪资待遇加州最高,每月4万美元以上......

  张陆弟感觉,当时虽然没有在上海的专家鉴定会后获奖,但却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如此重视,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所以张陆弟心态释然,对任何人没有一点怨恨,只是自己黙默地继续一如既往地搞科研和从事着救死扶伤的医生职业。

  上世纪八十年代,张陆弟请一位书法家写了一幅词帖:时间就是生命 ,知识就是力量,前进!这就是生活!持之以恒,水滴石穿!温故知新,其乐无穷!

  张陆弟还在《中国医学论坛报》上,以“石川”为笔名发表医学方面的文章,川字是穿字的谐音,意思是水滴石穿,做什么事只要坚持不懈一定会成功。


  ▲ 美国海下高气压医学会发来聘书

  1991年10月10日,美国海下高气压医学会给张陆弟发了聘书,上面写着:鉴于你对海下高气压医学所做作出的突出贡献,特聘请你为美国海下高气压医学会会员。由于张陆弟医生持续不歇地努力,1993以张陆弟为第一作者的《减压性骨坏死的研究》获得了国家卫生部科技进步三等奖,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 美国超声医学会:“特聘张陆弟医学博士为美国超声医学会会员”

  张陆弟的医学科研成果颇多,很难以一概全。1991年他在美国发表了《超声诊断在减压性骨坏死中的应用》论文。一举打破了世界50年来的超声医学。超声波从1942年开始应用于临床。但是几十年来,在教科书上都写着超声波不能透过骨组织,所以没有一个超声波医生,将超声诊断应用于骨坏死的诊断;50年后,1991年张陆弟医生成功地用超声波诊断骨坏死。为此美国超声医学会于1991年10月1日特聘张陆弟为美国超声医学会会员。中国共有两位被聘请为美国超声医学会会员,一位是张陆弟,另一位是复旦大学电子工程学院院长王威琪院士。

  张陆弟退休以后于2006年被邀请到上海某三甲医院高压氧科当医生。在科里他帮助第六人民医院高压氧科主任带研究生。张陆弟答应说,我帮助带研究生,保证有课题;保证能做好动物实验;保证能写出并发表论著文章;保证研究生鉴定评审通过。他配合主任,把四个研究生都带毕业了。他趁带研究生的时候,重新做了乙醇治疗急性减压病的研究课题;还做了乙醇治疗急性脊髓型减压病的研究课题。


  ▲ 2001年10月在同济大学经贸学院 MBA 上课

  1988年张陆弟的《乙醇治疗急性减压病的研究》成果鉴定后,就被陈灝珠主编的《实用内科学》收录,第9~13版均将该研究成果推荐为急性减压病治疗的药物治疗常规,因而产生重大深远的影响。

  最后张陆弟又把1988年的研究内容和乙醇治疗急性脊髓型减压病的内容,共26篇在国内外发表的论文,全部放在一起做了成果鉴定,于2012年获得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中国华夏医学国际交流科技进步三等奖。

  张陆弟教授目前任上海市卫健委高压氧临床质控中心专家组顾问,上海市(潜水)高气压医学分会顾问,上海市高压氧医学分会顾问。


  ▲ 上海市医学会高气压医学分会顾问证书

  《中华航海医学与高气压医学》杂志社第一期到第四届编委,任期已达20年。


  ▲《中华航海医学与高气压医学》杂志第四届编委名单

  由于张陆弟几十年来的不懈努力,共在国内外及中华级医学杂志等发表80余篇论文,获国家卫生部,上海市科委,解放军全军,华厦国际科技等科技进步奖六项……

  张陆弟一直给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高压氧科讲做人要诚实、本分,有责任心,现在医院高压氧科除了张陆弟以外,还有具有丰富经验的科主任杨玲和其他年轻医生等。为了提高高压氧科的技术水平,张教授坚持每周一课的学术讲座,以便把自己所知所学传授给同事们。张陆弟就是这样一位孜孜以求、不断探索医学的人。


  专家介绍


  张陆弟 副主任医师

  ● 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高压氧科特需专家

  ● 上海市卫计委高压氧临床质控中心专家组唯一顾问

  ● 上海市技术质量监督局、医保局高压氧专家组专家

  ●《中华航海医学与高气压医学》杂志第一届至第四届编委,审稿员,定稿员

  ● 美国海下高气压医学会会员

  专业擅长:从事高压氧医学临床、教学及研究工作 30 余年,长期担任三甲医院高压氧科专家。以第一作者获国家卫生部科技成果三等奖一项、上海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三项、全军科技成果奖一项、中国华夏医学科技成果三等奖一项。相关科研成果被编入《实用内科学》。以第一作者在美国《Undersea Biomedical Research》发表 6 篇相关学术论文,在《中华航海医学与高气压医学杂志》、《中华放射杂志》、《中华职业病杂志》等专业期刊发表学术论文 80 余篇。

医院动态

更多

热点视频


德信为本 精医于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