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病例分享 >

女子左耳失聪十八年,今能恢复听力吗?

日期:2021-08-16 来源: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

  每逢周六,在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中医脑科专科门诊”内,总是有多位病人前来向坐诊的朱宝宽教授求医问诊。

  四岁女孩左耳失聪 十八年后能恢复听力吗?

  8月7日周六上午,左耳失聪十八年的小蔡(化名)慕名来到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中医脑科专科门诊”,向坐诊的朱宝宽教授问诊。

  小蔡四岁时,一天晚上,她体温持续高烧不退,三天三夜体温都在39℃以上,其父母在小蔡发烧当天就急送她到当地医院救治,三天后体温终于恢复正常。可是,小蔡发现自己从此左耳失聪了,左耳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听起来感觉闷闷的,从此以后,家人没少带她到临近北方的大都市大医院求医问诊,可是毫无进展,最后只好在她上学时期,给她配备了进口的助听器。小蔡也比较好强,从小学一直到大专都非常努力。去年,小蔡大专毕业后到上海某企业工作,如同常人般尽量不给好友、同事等添麻烦,打电话时尽量用右耳接听,或者打开对讲机或放音模式来对话。当听说蓝十字脑科医院有位中医专家能治耳聋等疾病时,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就诊。

  朱宝宽教授详细了解小蔡病情后,经红外热成像诊断系统检查头部后,发现她头部左侧供血不足,造成左耳听神经萎缩等。于是,朱教授为小蔡相应部位打起了“揿针”。经过多次针灸,不到20分钟,奇迹发生了——小蔡感觉左侧头部、尤其是左耳周围开始热乎乎的,仿佛一股“暖流”流到了左耳耳蜗里,堵住的左耳开始慢慢“被疏通”,逐渐听清了周围的响动,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左耳聋了18年,现在居然能恢复听力!

  休息一会儿,朱教授让小蔡站到门口,并用医用棉花堵住正常的右耳耳道,开始了针灸后的第一次测试。小蔡按照朱教授的意思做了,朱教授离开小蔡十几米远,轻声地对小蔡说道:“北京、上海、广州,纽约,你开心吗?......”小蔡马上都能清楚地重复刚才朱教授的话语。这足以证明小蔡左耳恢复了听力。

  当天下午,小蔡再次找到朱教授进行巩固治疗,小蔡喜悦的心情溢于言表,她激动不已地说,“真没想到,我左耳失聪18年了,现在感觉左耳能恢复听力80%甚至更高,太感激朱教授了!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所有亲人,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往事如烟 同病相怜

  往事如烟,1992年9月,笔者在北京某报刊总社实习,当时实习生都是租住在附近招待所或借宿上几届同学在京宿舍里,正是由于我租住在附近一家招待所里,才能接触到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我的“新闻源”也是出自这个招待所。该报社离某三甲医院很近。有一天,我的同屋住进一个来自河南四十多岁的农民,他带着四岁大的女儿来京看病。这女孩也是发烧三天三夜,打针吃药后,烧虽退了,可双耳却失聪了,近半年来,他带失聪女孩到省城医院,却没办法医治。第二天,他带女孩去附近那家大医院就医。晚上,他回来后气馁地对我说,这家大医院也没办法医治,要给孩子配进口的助听器,左右双耳助听器起码要4000多元人民币,当时对一户普通家庭来说,这简直是天文数字,可以盖一幢房了。这一天下来,他都还没舍得花钱和孩子吃过一顿饭,于是我便请了他孩子一起到旁边的小饭馆吃了晚饭。当望着这位眼睛湿润的男壮年,带着天真可爱的女孩逐渐远去,我心里像打翻了调味瓶一样五味杂陈.......

  回想起30年前遇到的那个壮年农民带着失聪小女孩的场景,现在的小蔡是如此幸运,遇到了朱宝宽教授。

  五旬律师多发脑梗 针灸治疗后恢复工作

  同天上午,还来了位五旬左右的律师,因多发性脑梗在上海某大医院医治了9个月,脑梗后遗症并伴有右侧肢体不力而不能工作,言语不清,走路不稳等症状。通过经亲友介绍,慕名找到朱宝宽教授前来红外线诊断、针灸治疗,经过几个疗程的治疗,这位律师居然能同朱教授掰起了手腕,写字和走路恢复正常。现在可以继续工作了。

  自今年5月15日开始每周六,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特设“中医脑病专科门诊”以来,全天由朱宝宽教授坐诊,对脑中风、脑缺血、脑梗塞、脑萎缩等脑神经引起的疾病,包括面神经瘫痪、耳鸣、耳聋,面部痉挛,中风后肢体麻木、瘫痪,腰腿痛、感觉异常、失眠、多梦等症状进行诊疗。总是有不少病患慕名前来就诊。

  中医配上红外热像诊断仪 如虎添翼

  朱宽宝于1960年参军,1962年开始进入军医学习,在1977年恢复高考后,中国医学界又恢复了西医学习中医研究之战略,1980年朱宽宝考入上海中医药大学(原名:上海中医学院),进行了三年系统的学习后于1983年毕业。后在某部队医院工作了50年,担任中医临床医生至科主任等。

  朱教授对红外热像诊断系统的发展历程了如指掌。据朱教授介绍,军事上早就运用红外线传感仪,从导弹制导到卫星遥感,从夜视仪到坦克炮热成像仪等,甚至专业单反相机上用红外线测距仪来完成自动对焦的。20年前那场战争用红外热成像遥感技术比比皆是,中央高层决策,是否可以把红外线传感技术应用到医疗临床诊疗上,以便提高整体中医诊疗技术。

  根据中央计划和部署,某医疗器械企业研发了该项技术,数年后,生产了红外热像诊断系统。该系统具有无辐射、耗电少、操作简便、经济实用,定性不定量的特点。朱宝宽参加了培训,认真学习和研究,很快掌握了该系统并加以临床应用。朱教授还用便携式热成像诊断仪到多家医院去诊疗病患。中医一旦配备了现代化诊疗仪,“如虎添翼”般为广大病患带来了福音。

  19年前,朱教授在上海浦东张江进行调查研究,在多种疾病病例中有10%是脑供血不足造成的;而近三年来,因脑供血不足造成疾病的病例上升到70%~80%,其中60%是由颈椎病造成的脑供血不足,而颈椎病是由于诸如长时间低头看手机、睡觉姿势不佳、熬夜,生活压力大等因素造成的。朱教授潜心研究,经过多年从理论到实践、双盲实验等终于研制成以自己姓名命名的专用针。三年前,在上海张江推广应用,截止目前,已有500多病例进行了治疗,效果明显。

  悬壶济世 中医传承与创新

  而朱教授对中医研究和应用,更有自己独特的理论,并联系实际加以运用。

  《备急千金要方》记载:头者,身之元首,人神之所法,气口精明,三百六十五络,皆上归于头。

  金代《金针指南》、元代《扁鹊神农玉龙歌》明代《针方六集》《针灸大成》都有透穴的记载,但只是一针两穴。朱教授用一针透多穴,并可连接多条经脉协同作用,所以效果很明显。

  另外,朱教授对中医古方捻熟于心,对方剂学(汤头歌诀)更是“倒背如流”。朱教授认为,“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对中医古方也是如此。现在,朱教授在舟山、湖州,上海等地行医五年多来,每天都有30多位病人慕名前来求医问药。朱教授总是有求必应,把中草药作为主打药方,对病患来说,尤其是肿瘤患者,既能对症下药又做到经济实惠,而且,针对病情稳定患者,还用隔天服药的方法来减少毒副作用,同时达到或接近疗效。

  问起朱教授有没有接班人时,朱教授说,自己在三家服务的医院里都有“弟子”,而且他要求非常严格,除了医疗技术要不断学习外,更要注重医风医德的培养。诸如此类,朱教授的医疗技术和医风医德,深受病患的肯定和赞扬。

  这位满头银发、和蔼可亲,精神矍铄的主任医师,虽年已近八旬,但是仍然在为健康中国奉献自己的绵薄之力。中医路漫漫其修行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专家介绍

朱宝宽 副主任医师 硕导

  朱宝宽 副主任医师 硕导

  ● 上海蓝十字脑科医院中医科特需专家

  ● 上海市传统医学工程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

  ● 上海市张江科学城综合党委大健康协会副会长

  ● 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特聘健康管理专家

  ● 世界卫生组织 (WH0) 上海健康管理与促进中心健康管理专家

  专业擅长:从事中西结合医临床教学科研50余年,20余年来特别对脑科领域潜心研究,有了新的进展和成绩。朱宝宽主任与上海交通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等单位合作研究的专用针,经500多例临床应用,同时内服益气经方,治疗脑中风、脑萎缩等,脑神经引起的疾病,如面神经瘫痪、耳鸣、耳聋,面部痉挛,中风后肢体麻木、瘫痪,腰腿痛、感觉异常、失眠、多梦等,经红外成像摄片对比观察,效果良好。

  门诊时间:周六全天

医院动态

更多

热点视频


德信为本 精医于民